产业资本孵化器 CaesarEon 宣布对比特币 IP 类 NFT 项目 INK 进行 1000 万美元承诺投资

深潮TechFlow
2024-04-25 10:17
发布于 Mirror

作者:Metabape

编译:猫猫

导语:

比特币生态的IP类NFT项目INK,近日官宣来自产业资本孵化器CaesarEon的1000万美金承诺投资。该笔资金旨在支持INK的品牌战略规划和IP扩展。

INK项目以其独创性和艺术性著称,是第一个铭刻在legacy sats上的10K艺术。这些NFT不仅展示了艺术与技术的结合,也彰显了区块链在现代数字艺术领域的应用潜力。

中国传奇商人Metabape,INK项目背后的投资人,近日分享了他投资该项目的商业逻辑和战略视角。Metabape强调,INK的创新在于其将文化影响力与技术革新紧密结合,借助CaesarEon在IP、游戏、影视文化等领域的产业资源,INK将成为真正的去中心化品牌。

所筹集的资金将被用于进一步提升INK的市场影响力,扩展其IP宇宙,同时加强品牌的独特性和吸引力。此外,这笔投资还将使INK持有者能够通过该平台发展自身的商业潜能。

Metabape对INK的前景充满期待,他相信这次投资将大大推动INK在全球范围内的成长和影响力。

本文将以Metabape对此次投资的深入思考作为结束。

下方为翻译版本:

准备好了吗?这篇文章会很长,但相信我,看到最后,你们会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过去的痛苦

就像我曾在抖音上说过的:IP业务在我的产业帝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尽管它绝对不是最赚钱的业务,但作为一个有着太多奇思妙想,且渴望与全球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合作的老男孩,IP业务无疑是我的个人最爱。

我选择探索Web3的唯一原因是,我认为Web3是一种神奇的工具,它让我可以用去中心化的方式构建伟大的IP 。我坚信这种方式比传统方法更有效,因为它重新塑造了人们的合作方式以及利益分配方式。

正是被这种去中心化的理念所深深吸引,过去近两年,我花了大量的金钱去买一些所谓的“蓝筹项目”,试图利用我的力量构建一些东西。但结果你们也知道,这反而使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笑话🤡

我的反思

当时我感到非常挫败,不是因为钱的损失——我早记不得自己究竟有多少钱了,因为我的大部分资产都以各种公司的股权和风投基金的份额形式存在。让我挫败的是,这件事使我开始对我构建IP的底层逻辑产生自我怀疑。

我很难过,我不理解为什么那些拥有惊人社区的优秀IP,最终却上演了一出出“豆瓣评分2.0”的烂戏。

是哪里出了问题?难道,利用区块链和NFT技术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构建品牌的整个想法,是错误的?

这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我投资过不少以连锁加盟模式经营的消费品品牌,这些品牌的成功,实际上就是品牌方与加盟商共同合作的结果。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Web3里所谓的“去中心化”的品牌构建模式,只是在传统的“加盟业务模式”基础之上增加了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将加盟权变成了一个可以随时交易的资产,从而提高了商业效率,并使最忠诚的建设者赚得盆满钵满。

我开始理解了,那些声称要在IP业务上大展宏图,最终却落得惨败的所谓蓝筹项目失败的原因:

•他们的品牌并没有充分“去中心化”。憨憨创始团队遇到了只想吸血的投资方,这使得他们的公司在发展到一定阶段时会失去控制。资本主义最终会选择一些听话好用的傀儡作为他们的代理,不然他们无法对自己的投资感到安心;而那些小可爱会认为他们拥有对品牌和IP的绝对控制权, holder们在他们眼中不过是“顾客”。然后品牌就变得越来越不Web3,越来越不加密精神, holder们也就一一离开……

•这些项目的创始人从未在现实世界中取得过足以让他们不再为钱发愁、全身心投入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成功。他们之前从未从零开始构建过一个IP,并让这个IP能够从零到一,从一到十, 从十到一百···

•当然,这很正常。如果他们已经拥有一切了,那还有什么理由去从头运营一家初创公司呢?他们只是需要真正的智者来陪着他们走过项目的起起伏伏。

•当NFT刚刚出现时,受到资本和其巧妙叙事的驱动,他们一下子成了风口上的猪,瞬间被吹到了他们不配得的高度;

•他们脑内空空,完全不理解商业,却得到了这般泼天的富贵。这看似幸运,却也会使他们时不时为自己的“德不配位”感到痛苦和焦虑,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此,将公司交给别人打理,他们只用享受幸福的退休生活,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当然,这对那些相信这些创始人的holder来说是非常不幸的。但大家也只能叹一口气,自我安慰道:“这也总比他们越来越贪,想要持续从社区吸血要好吧。”

我的解决方案

经过这番彻底的反思,我下定决心寻找一个全新的PFP项目。这个项目的创始人必须要优秀、踏实且善良,没有愚蠢的贪念。然后,我会将我在IP行业的所有资源和影响力,我对去中心化的理 解、我的商业智慧,当然,还有我的现金资本,倾注其中,帮助团队打造一些真正酷炫的东西。

我希望帮助一个好的项目,让它不仅不会辜负holder们,还会让他们变得富有且充满自豪。

当我第一次向我的一位合伙人提出这个想法时,她完全震惊了,并开始质疑我:

“既然我们已经拥 有了这么稀缺的产业资源,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做一个IP项目呢?”

我的回答很简单:

“我再建一个IP有什么意义呢?在过去12年中,我已经创造了足够多的流行。现在我想做的,是帮助好人大获全胜。我要在Web3树立一个行业标杆,向大家表明:只要有巧妙的策略和一定的执行力,Web3会是培育新品牌的最佳场所。”

她被我说服了,于是我开始找啊找啊找.....

两个月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Joey的作品如闪电般击中了我。巧合的是,我的朋友Wudu看到了我的赞美推文,并向我介绍了INK的联合创始人 Zetman。

2月27日,那是我第一次与Zetman聊天的日子。非常幸运的是,他是个大嘴巴。我就跟他聊了 一会,他就叭叭叭地告诉了我一堆东西,比如这四位可爱的创始人是如何相遇,并决定在BTC上做点酷炫的事情。

你知道最让我震惊的是什么吗?

刚看到他们做出来的项目时,凭借我对IP产业的理解,我判断这 个项目背后起码有20个专业人士。这看着太像Web2正规军的作品了(还是非常优质的作品)! 而事实令我惊掉大牙:这个团队只有他们四个人和一只可爱的小狗Frenchie(这只小狗可以在 dc上跟社区沟通和ban人)。

他们的故事和他们的梦想——创造一个能在比特币上不朽的IP——深深触动了我。

但是,作为一个商人,我知道这个项目如果仅有艺术性,是无法走得太远的。四位憨憨创始人太天真了,他们以为所谓的艺术是IP成功的关键。但与此同时,我还是挺喜欢他们这种天真的,因 为这正好表明了,他们都有一颗纯洁如婴儿般的心,没有被Web3黑暗肮脏的那一面吞噬。

就是它了,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项目。

我在心里说道。然而,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商人,我当然不会那么快就表达出我对项目愿景和创始团队的喜爱。

是的,我非常爱Steven, Brunno, Joey,和Zetman。尽管我无数次地喊你们“白痴”,但你们都是赢得了我的心,并得到了我的坚定支持的好人。

幸运的是,Zetman也意识到,如果没有一个巨头支持他们这个旨在成为伟大IP的项目,他们成功的机会几乎为零。

所以,他开始含蓄地试探,询问我是否有兴趣投资他们。我说:“我有兴趣,但我想先成为你们的顾问,我要观察你们一段时间先。”这就是我最初获得INK的“实习顾问”头衔的原因,因为我想近距离观察团队,看看他们是如何处理事情的,因为这会反映出他们的底层价值观。

因此,从围绕mint的炒作,到随后的被多方联合“FUD”,地板价格暴跌,再到Zetman和其他团队成员利用这一点将 FUDDING INK 变成一场伟大的行为艺术,创造出了如“Brunna”,“Soft Rugger”,“The Most Hated Collection(这也太酷辣)”等等有趣的流行梗··· 在这些阶段,我没有提供任何资源上的支持。有些仗,必须得创始人自己打。这是我作为他们的mentor有必要让孩子经历的。

我看着这四位创始人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INK,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它,并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社区的holder们,几乎事事有回应。

一切都完美符合我最初的判断。

所以,在比特币减半的这一天,我的律师完成了投资协议的最终版本。在这个神圣的时刻,我们五个人签下了我们的名字。这个故事太浪漫了,梦幻得不像真的。

INK 的未来会是什么?

简而言之:我们将与你们所有人一起将这一切变为真正的艺术。

INK现在有一个非常勤奋的创始团队,和一个无比团结的社区。但是,要想实现成为伟大IP的梦想,还需要四件事:

1.建立去中心化品牌的真正理念;

1. 用来聘请最优秀的人才一起运营项目的资金;

2.IP行业的庞大资源;

3.巧妙的商业策略。

先聊聊建立去中心化品牌的真正理念:

As we all know, INK IS FOR THE PEOPLE.

1.当我们说 "PEOPLE" 时,我们指的不仅是builder们,还是flipper、art collector、企业家、 以及沉迷于空气币空投的可爱玩家,甚至fudder们。 欢迎大家加入INK,近距离感受我们在做的事情,这样也能为fudder们“FUDDING INK”提供第一手材料(lol)。在加密世界,我们不上纲上线,我们只是一起chill,一起享受乐趣。

2.创始团队绝不能将自己视为INK的拥有者,试图扮演“上帝”的角色,指示大家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本质是贪恋权力的丑陋人性。

3.INK属于每个人,包括创始团队、巨鲸、art collector、小holder、builder,以及我自己。 每个人都将为品牌的愿景作出奉献,在这个过程中会形成无数的支流,最终汇聚成无边的大 海。我们建设INK的整个过程,将成为响彻比特币生态的最浪漫的交响乐。

4.当INK的“艺术”成真,开始在Web2和Web3中获得知名度,相信我,那些需要对外彰显自己的品位的富人将成为我们的退出流动性,这是我们共同取得胜利的方式。(是的,让我们继续build INK, 好让我有脸面去跟我现实生活中的大佬朋友们吹牛,引诱那些富得流油的家伙来接盘!)

5.为了预防未来可能出现别的所谓蓝筹项目出现过的糟糕情况,我和创始人们还有一个完美的应对计划,非常简单: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坏事,他们就联手把我踢出去;如果他们做了坏事,我就联合社区的力量逼迫他们下台。三个字:公平,公平,还是tmd公平。

6.不管INK这个项目后面是大是小,我们永远不会变成一家愚蠢的企业。我们生来带着Web3 的血脉,这是我们会一直保持的东西。我们绝不会接受那些因为需要向其LP们报告所以试图吸社区血的贪婪资本的钱。就钱和资源而言,我一人足矣。

那接着就来说说资金和资源:

正如我所说,这是我们最不需要担心的一件事。

虽然我的家办基金发了1000万美金投资的公告,但实际上,我的总成本比1000万美金要大得 多。因为我又花了“██百万美金”(另一大笔钱)买断了一部分早先放出去的股权,以确保我是INK团队唯一的投资者和导师。

而且,我的1000万美金的投资只是对INK这个项目第一年的投资。

其中,有200万美金是用于项目日常的运营,这点钱对比其他的NFT项目来说,可能不太够看。

但真正的魔法,在于剩下那800万美金。

这笔钱,将被我用作在我的IP产业帝国内为INK品牌提供的所有资源服务的配额。

这包括动画、小游戏、与音乐节的合作、与大牌的合作、多平台广告投放,甚至可能会有线下俱乐部...

这笔资金将为INK提供即使是Web2的IP公司看了也会眼红的资源。

记住这一点:

现金资本其实是商业世界中最便宜的筹码。真正稀缺的底层商业资源其实是无法用现金换到的, 因为拥有那些资源的人本身就已经足够富有和有权势了。而我,作为INK唯一的外部投资人和战 略顾问,我将为INK进入主流社会,获得mass adoption,铺开一条康庄大道。

此外更多的信息我就不剧透了,我不想破坏为holder们准备的惊喜。接下来,我们会拿一个个结果说话。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建设的东西,你build你的,我build我的,而加在一起,我们将是一股不可战胜的力量。

再来说说巧妙的商业策略:

想看看路线图吗?

对不起,没有。好的项目从不制定路线图,因为路线图是大学生创业比赛那个层级的产物。

真正的商业世界,那种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是非常波诡云谲的。那为什么要做一个所谓的路线图,用一个仅是针对那一刻的环境想象出来的东西,作为限制大家未来所有行动的“指南针”呢?

我们要做的,是始终将目光投向我们的终点,在这个过程中,哪怕面对惊涛骇浪,我们只用不断调整自己冲浪的姿势,最终迎得成功。

正如智慧的联合创始人Steven说的:

WE ADAPT TO THRIVE.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需要两样东西:

愿景和手段。

我记得我之前已经解释过这一点了:

对INK的愿景是:

奢侈品、俱乐部、IP宇宙;

为了这一切成为现实,我们会使用的手段是:

Builder们、技术、艺术、文化。

这里我不会详细展开,因为行动胜于雄辩。就让团队放手cook吧,我已经准备了太多你们可能从未见过的超酷的东西。

但让我再强调一件事:

我知道一些可爱的holder更关心的是空气币的空投,不少人曾因为没有“free money”的承诺而离开了社区。那为什么不搞点空投呢?我自己就非常喜欢free money,吃饭时但凡听到能有几块钱的优惠就开心得像个30岁的孩子。而这不也是加密文化的一部分嘛?

所以今天,在这个比特币减半的神圣时刻,作为 @caesar_eon 的chairman,我正式承诺所有INK的 holder:你们会获得我已经投资的,和我未来即将投资的所有协议的无尽的空投,尽情享受这泼天的富贵吧!

唯一的问题可能是,我的那些协议,都不会是“空气”,希望你们不会介意~

部分人可能会说:我好急,我等不及啦猿哥!

那也简单,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在INK这把强大的保护伞下尝试创造出一些酷酷的东西,让你自己成为传奇。这够不够消磨时间?

我最大的希望是,每一个为INK做出贡献的holder,未来在享受INK的成功的同时,也能一点点实现自己的成功。

我希望你们都能拥有一段无悔的,自豪的,会被永久铭刻在伟大的比特币网络上的故事。

当有一 天,我们都老得哪儿也去不了的时候,我们也还可以躺在摇椅上,将这个伟大的故事,讲给膝下的儿孙听。

INK IS FOR THE PEOPLE.

放心,我会支付让INK持续伟大的一切费用。

ONE MORE THING

社区曾经投票,希望我能扫扫INK的地板;

而这,就是我“扫地板”的方式。

怎样,猿哥是不是一个不会让你失望的人?(好像有人已经称呼我为“猿神”了?)

这些画着我恶搞Zetman的可爱小图片都是由才华横溢的艺术家 @jinghuaBTC 制作的。

深潮 TechFlow 是由社区驱动的深度内容平台,致力于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有态度的思考。

社区:

公众号:深潮 TechFlow

订阅频道:https://t.me/TechFlowDaily

电报:https://t.me/TechFlowPost

推特:@TechFlowPost

进微信群添加助手微信:blocktheworld

向深潮 TechFlow 捐赠,获得祝福和永久记录

ETH0x0E58bB9795a9D0F065e3a8Cc2aed2A63D6977d8A

BSC0x0E58bB9795a9D0F065e3a8Cc2aed2A63D6977d8A

1
粉丝
23
获赞
758
精选
数据来源区块链,不构成投资建议!
网站只展示作者的精选文章
2022 Tagge. With ❤️ from Lamb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