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AI 和社交媒体时代,加密骗局泛滥

Foresight News
2024-06-20 13:31
发布于 Mirror

AI 模糊了我们对于真实和虚假的界限。

撰文:Hannah Miller
编译:Luffy,Foresight News

当 Jakob-Moritz Eberl 点击一家加密货币公司网站的链接时,他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呆了:他看到了自己的头像。

Eberl 的头像下显示的姓名为「Mason Jones」,头衔为「高级区块链工程师」,该网站声称他是 InfinityStakeChain 团队的六名成员之一。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平台 FlexyStakes 的网站使用相同的照片,但名字不同,称 Eberl 是「Noel Brennan」。Eberl 是维也纳大学的一名社会科学家,他甚至没有持有任何加密货币,他不知道自己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些网站上。

「我与加密货币没有任何关系,」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没有关注加密货币。确切地说,我完全不了解加密货币。」

今年早些时候,当 FTX 前首席执行官 Sam Bankman-Fried 因欺诈罪名被判入狱时,加密货币行业的许多人认为该行业在经历了多年的丑闻之后可以翻开崭新的一页。然而,骗局仍然困扰着这一行业。有迹象表明,在今年市场反弹之际,骗局也出现抬头之势。

不仅仅是假头像和误导性网站,欺诈者试图通过关于风险投资融资和与行业巨头合作等虚假新闻来伪装合法性。甚至有些虚假信息已经渗透到值得信赖的行业数据来源中。

FlexyStakes 网站的团队成员照片,其中显示了 Jakob-Moritz Eberl 的头像,名字为假名。来源:Bloomberg

Jakob-Moritz Eberl

InfinityStakeChain 和 FlexyStakes 均在通讯社、地区新闻网站和雅虎财经上发布新闻稿,声称已从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等投资者手中筹集了 1200 万美元。在他们的网站上,他们还声称与业内其他大牌公司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包括 Polygon、Avalanche、dYdX 和 Fantom。币安和其他公司均向彭博社证实,他们从未与这两家初创公司合作过。

在风险投资活动受到交易员密切关注的加密行业中,交易员会从中寻找购买哪种代币的信号,而来自 Andreessen Horowitz 或 Dragonfly 等大型公司的投资可能会刺激交易员抢购新项目的代币并推高其价格。随着比特币和其他代币今年飙升以及风险投资资金反弹,对于希望利用市场复苏的散户和机构投资者来说,风险不容忽视。

PitchBook 加密货币分析师 Robert Le 表示:「这是欺诈行为。」他指出,InfinityStakeChain 和 FlexyStakes 只是一群散布虚假融资信息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之一。

彭博社对这两个项目的询问没有得到答复。InfinityStakeChain 和 FlexyStakes 都使用了相同的宣传语言,并在其网站上列出了相同的合作伙伴,尽管 InfinityStakeChain 的网站在过去一个月内处于非活动状态。他们甚至声称使用了相同的办公地址:位于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处安静的商业地产。

这栋六层办公楼的一楼空无一人,到处都是废弃的办公桌,还有一些船运公司、一家医疗中心和一家建筑办公室,但找不到 FlexyStakes 或 InfinityStakeChain 的踪影。该大楼一位租户的接待员表示,据她所知,过去两年内,没有一家以这两个名字命名的公司在那里租过办公室。大楼管理方高力国际集团目前没有回复寻求进一步确认的电子邮件。

尚不清楚 FlexyStakes 和 InfinityStakeChain 的动机是什么。Le 表示,跟踪风险投资数据的 PitchBook 近期发现加密资产领域的欺诈活动正在增加,一些项目只是赤裸裸的骗局,其虚假的融资公告可能会将毫无戒心的受害者引诱到恶意网站。

「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他们想要做的就是让你访问网站,连接你的钱包来使用,然后他们就会窃取你所有的资金,」他说。「我们看到很多虚假的募资项目,他们会发布虚假新闻稿。我几乎每天都会看到这种情况。」

骗局出现的速度快得惊人。就在周一 Tether 宣布推出一种新的合成美元代币几个小时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Paolo Ardoino 在 X 上发帖称,「似乎已经有多个网站试图冒充我们的新产品 Alloy,请不要上当。」

说到 InfinityStakeChain 和 FlexyStakes,Eberl 并不是唯一一个头像被盗用的人。他还认出了另外两个人的面孔,包括这两家公司所谓的创始人。Eberl 研究政治和健康方面的信息传播,最近他专注于公众对奥地利 Covid-19 政策的反应。他从 X 社交媒体平台认出了这对情侣,因为他们都发布了关于奥地利 Covid 政策的帖子。这两个人都向彭博社证实,他们也没有参与加密初创公司。网站上出现照片的另外三个人也向彭博社证实,他们与这两个项目都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 Eberl 来说,这起事件令人不安,尽管他已经习惯了因自己的研究而受到恶意评论和网络骚扰。他的妻子最近看了 Netflix 纪录片《Bitconned》,他担心自己会成为加密骗局的目标。他甚至担心彭博社的一项调查是某种阴谋诡计的一部分。因此,他询问是否可以从自己的帐户发出会议邀请,以确保自己不会点击恶意链接。

最重要的是,他还担心自己可能涉嫌欺诈,这可能会损害他的声誉并伤害毫无戒心的用户。

Eberl 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事。」

最近,另一起加密货币风险投资虚假信息的案例发生在一家名为 Candle Labs 的公司身上。Crunchbase、PitchBook 和 Silicon Valley Journals 等多个数据和新闻平台错误地报道了该公司在 B 轮及后期风险投资中筹集了 4800 万美元。21 岁的 Sam Safahi 于 2022 年与一些朋友和他的父亲 Alan Safahi 一起创立了这家加密货币初创公司。Alan Safahi 曾在 Ripple Labs 董事会任职,目前因与 270 万美元预付借记卡诈骗案有关的欺诈和洗钱罪名在联邦监狱服刑 40 个月。

Sam Safahi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并没有筹集 4800 万美元,他不确定这个消息是如何流传开来的。「我们筹集了 120 万美元,大部分来自家人或朋友,」他说。

Crunchbase 网站上的 Candle Labs。来源:Bloomberg

关于 Candle Labs 4800 万美元融资的虚假数据是故意还是错误地提供给这些数据平台,都无法改变虚假信息一直存在的事实。Safahi 表示,该公司去年最终关闭,原因是它收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封信,暗示其 CNDL 代币是一种未注册的证券。

扑朔迷离的筹款新闻

Sam Safahi 说:「当我父亲出狱后,我们计划与证券交易委员会协商,重启项目,使其正常运转。」

Silicon Valley Journals 在给彭博社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它从 Crunchbase 那里获得了这些信息,随后更新了有关 Candle Labs 筹款的文章。Crunchbase 有一篇文章提到了一笔 4800 万美元的筹款,以及该公司数据页面上列出的一笔 1,000 美元的筹款。Candle Labs 数据页面上还有一行字:「这是一家欺诈性初创公司,如果您收到它的招聘邀请,请忽略。」

Crunchbase 的代表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在彭博社询问后,它从 Candle Labs 公司数据页面上删除了指控其存在欺诈行为的句子。

PitchBook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些信息来自「已发布的来源」。经过审查后,该数据追踪器选择从网站上删除该条目。

Le 表示,由于存在如此多的错误信息,PitchBook 不得不改变其跟踪加密行业的方式。当宣布一轮融资时,Le 通常会直接与投资者、公司的有限合伙人和创始人本人交谈,以确认他们都参与其中。如果有政府文件,他还经常通过政府文件来证实融资情况。

他说:「与传统风险投资领域相比,我们对加密领域的融资公告持更谨慎的态度。」

他在打击虚假信息的努力中还遇到了另一个新问题:人工智能使得人们更难分辨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Le 表示,更多的诈骗者可能会使用 ChatGPT 之类的聊天机器人来编写网站和项目白皮书,结果是诈骗项目看起来比以往更加精致。

他说:「以前它们总是有各种语法错误,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假的。」

机器人和人类

Le 指出,社交媒体是网络虚假信息传播的另一个复杂因素。他表示,有些机器人会根据新闻和社交媒体帖子执行加密货币交易,这意味着虚假信息可以人为地推高代币价格。而且上当的不仅仅是机器人。工程服务公司 Aptima Inc. 的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 Svitlana Volkova 的研究重点是加密货币虚假信息,她表示,人类在财务信息方面特别容易受到攻击,社交媒体网站上几乎没有防止虚假信息传播的保障措施。

她说:「人们分享信息时没有事先核实,这些信息被重新分享并迅速传播开来。」

虚假信息不仅对加密货币交易者构成风险,对风险投资家本身也构成风险。加密货币领域的风险投资公司因未进行足够的尽职调查并支持 FTX 等欺诈性初创公司而受到批评。Haynes Boone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Roger Royse 表示,加密货币创始人夸大事实是很常见的。

悬而未决的现实

「在我所在的硅谷,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有一种近乎脱离现实的狂妄自大,这是创业公司的天性,」Royse 说。

在 Elizabeth Holmes 和她的血液检测创业公司 Theranos 的案件中,自我吹嘘的创始人能走多远这个问题已经被提出。虽然创始人可能相信他们自身有潜力取得高水平的成功,但 Royse 说,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声称已经完成了他们没有完成的事情。公开谎报融资轮次,包括筹集的金额,并让其他风险投资公司根据这些信息进行投资可能会带来法律风险。

「如果对重要事实进行虚假陈述,并诱使投资者进行投资,这就是欺诈,」他说。

至于维也纳的社会科学家 Eberl,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可以将自己的照片从 FlexyStakes 网站上删除。

「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加密货币骗局侵犯了我的权益,」他说,同时他的学术好奇心也被激起了:「另一方面,我觉得这非常奇怪,我发现这种联系非常有趣。」

0
粉丝
0
获赞
654
精选
数据来源区块链,不构成投资建议!
网站只展示作者的精选文章
2022 Tagge. With ❤️ from Lamb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