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最好的 ESG 资产

Foresight News
2023-11-17 12:33
发布于 Mirror

ESG 需要比特币,比特币也需要 ESG。

撰文:Daniel Batten,batcoinz.com
编译:Peng SUN,Foresight News

编者按:ESG 投资委员会(ESG IC)全称 Environment, Social and Governance Investment Committee,指的是金融机构进行负责任的投资,并考虑环境问题、社会问题与治理问题等。ESG 一词首次被广泛使用是在 2004 年一份由联合国邀请、金融机构联合发起的题为「Who Cares Wins」的报告中。2020 年以来,联合国加速将 ESG 数据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结合,现已从一项企业社会责任倡议发展成为一种全球现象。目前,全球多数 ESG 投资委员会尚未将资金大量投入比特币,但如果得到 ESG 资金支持,也就意味着比特币得到世界主要投资机构的认可。在本文中,作者反驳了当前影响 ESG 资金投资比特币的四大论点,其中以环境污染与能源消耗为主。但作者经调查发现,比特币是世界上使用可持续能源最多的行业,比特币是全球唯一一个行业增长但并未导致排放量增长的行业,比特币的排放强度低于其他行业,比特币是全球唯一一个主要燃料来源不是化石燃料的行业。最后,作者以甲烷减排为例,指出比特币可利用甲烷挖矿实现环境、社会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ESG 投资委员会需要比特币,比特币也需要 ESG 投资委员会

目前,ESG 基金总资产管理规模达 23 万亿美元,它们认为目前无法给比特币投入更多的资金。但如果这仅仅是一种没有确凿论据支撑的「说法」呢?如果比特币挖矿对于全球的 ESG 投资委员会来说是一种解决方案而不是给它制造问题呢?调查事实是否如此就是我去年的工作重点。

毋庸置疑,更多资金投入比特币 ESG 将促进比特币的发展,提高比特币的市值。与机构投资者持有的数以万亿计的其他资产相比,比特币的规模只有拇指大小。包括 Willy Woo 在内的评论家认为,比特币需要保持在 1 万亿美元以上市值,才能让持有国家财富和 / 或退休基金的机构放心地大规模投资比特币。

在探讨 ESG 投资委员会为什么要考虑比特币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比特币支持者为什么要更积极地与 ESG 投资委员会合作。

首先,我们作一提问:「将 1% 的 ESG 资金投入比特币会对市值产生什么影响?」 基于 Woo 的分析,我们可以在一定范围内预测这种影响。

按照目前每投资 1 美元的市值增长比率计算——如果 ESG 基金将 AUM(资产管理规模)的 1% 投入比特币,那么比特币的市值将增至 1.68 万亿美元。

再想象一下,如果将 2.5% 的 ESG 资金投入比特币,那么市值将增至约 3.3 万亿美元。这确实是将比特币纳入了机构投资者的路线图。随着机构投资者投资比特币,比特币的市值也会进一步提高。现在我们建立了一个正反馈循环,因为比特币和 ESG 社区之间开始初步接触。

背景

19 年来,我一直在做影响力投资。我的工作包括对那些既能获得经济回报、又能有利于人类和地球发展的技术进行尽职调查。我见过 200 多种不同的清洁技术提议。其中,我发现比特币是我见过的见效最快、影响最深远、最可衡量的清洁技术。

这很重要,因为目前 ESG 投资委员会面临一个问题:可靠的 ESG 投资供不应求,30% 的投资者表示他们很难找到有吸引力的 ESG 投资机会。这意味着比特币对于解决这一问题而言很关键。然而,首先必须要做两件事:数据和行动。

我们先来看看数据。

当前 ESG 投资委员会对比特币的看法

目前有四大反对比特币 ESG 的论点阻碍了机构对比特币的广泛投资,分别为:

  • 比特币主要使用化石燃料,致使其使用率激增;

  • 比特币排放量很大,并可能呈指数增长;

  • 比特币排放强度越来越大;

  • 煤炭是比特币挖矿的最主要能源。

媒体报道塑造着人们的看法,而媒体则以研究报告为依据。事实证明,这 4 篇文章都来源于剑桥另类资产金融中心(CCAF)。

因此,让我们来总结一下:基于这 4 大 ESG 认知,23 万亿美元无法用于投资比特币。然而,这四种看法是建立在一项研究的基础上的。一项研究就决定了很多事情。我很好奇剑桥大学的研究结果与比特币矿业委员会(BMC)的研究结果为何差异如此之大,于是决定更细致地对剑桥的研究报告进行研究。

值得赞扬的是,剑桥大学披露了其模型的局限性,其网站承认,他们可能无法模拟当前的现状。

换句话说,「它可能已经过时了」。像比特币挖矿这样的动态模型,其核心就是不断更新的数据。

剑桥的比特币释放强度图直观地显示了该模型的频率情况。

它们的挖矿图在 2022 年 1 月「不再波动」。这意味着在本文撰写时,其模型已经过时 22 个月。

这有什么意义呢? 22 个月前,哈萨克斯坦这个几乎完全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国家占据全球算力的 13.2%。

如今,它已下降到只有 100 兆瓦。由于该网络消耗的电力超过 15000 兆瓦,远低于总网络的 1%。这意义重大。

其次,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剑桥模式不包括离网挖矿。

去年,我建立了一个名为 BEEST 的比特币挖矿基础模型,该模型更新了挖矿图并计算了离网挖矿的影响。

BEEST 结果摘要

据我们所知,离网挖矿公司共有 52 家。重申一遍,剑桥模型不包括这些矿企。按算力计算,它们占所有矿机的 28%。它们几乎 80% 都由可持续能源驱动。

我们对此并不感到惊讶。毕竟,它们离网挖矿是因为廉价电力,而廉价电力通常是可再生能源。

将使用可持续能源比例过高的极少数人排除在其模型之外是很重要的。这就好比政治民意调查只调查城市选民一样。

如果再加上剑桥大学的两个排除模型,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了解两个重要的背景信息。

2023 年 8 月 31 日,剑桥大学承认它们的模型夸大了至少两年的能源消耗,并且仍有可能夸大排放量。

两周后,即 9 月 14 日,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放弃了剑桥模式,开始使用 BEEST。彭博表示:

因此,我们现在有了一种最新的离网和并网(ongrid)挖矿模式,这是 ESG 投资委员会信任的第三部分的首选模式,它揭示了以下四点:

1.比特币网络使用 50% 以上的可持续能源。这使比特币成为世界上使用可持续能源最多的行业。

2.比特币的排放量在过去 4 年里没有增加。

这不仅影响到机构的采用,还影响到挖矿政策。譬如,欧盟提议的 PoW 禁令。白宫表示,要制定有利于比特币挖矿的政策,它们需要数据表明随着网络的发展,排放量不会失控。

我们现在有了这些数据。在过去 4 年中,算力增长 400% 以上,价格增长超 160%,但排放量没有增长。因此,比特币是全球唯一一个行业规模增长但并未导致排放量增长的行业。

3.比特币的排放强度减半。这是一种衡量单位能源排放量的指标,目前比其他行业的排放量要低。

4.我们知道,比特币的主要燃料来源是水力发电。因此,比特币是全球唯一一个主要燃料来源不是化石燃料的行业。

与电动汽车(EVs)一样,比特币的直接排放为 0,但两者都会因用电而产生二次排放。不同的是,比特币主要使用水电,而 EVs 主要使用煤炭。

也就是说,上述四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都是错误的。它们不仅错了,而且还错误地职责一个已经实现 4 项 ESG 第一的行业,这在任何行业都是绝无仅有的:

图为比特币挖矿与全球其他行业的比较

现在比特币支持者可以与全球 ESG 投资委员会分享这一新的说法,这个说法有一套完整且具有代表性的数据支撑。

再教育比教育需要更长的时间,一些投资委员会可能多少都有点确认偏差。但是,对于那些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投资委员会而言,他们会发现有足够的事实投资比特币 ESG ,而且这个事实正变得更加透明。

如果没有对 ESG 进行彻底调查,就不可能通过传播这种比特币 ESG 新叙事来评估其对投入比特币的资金的影响,只能说传播这一数据可能会促使 ESG 基金将其 AUM 的 1% 投入比特币。凭直觉,我认为要达到 1%,不仅需要数据的广泛传播,还需要采取行动。

ESG 投资委员会和过去的比特币批评者已经指出了可以采取哪些行动:

甲烷减排

ESG 基金表示:「如果比特币挖矿能够减少足够多的甲烷来抵消网络排放,那这就很容易去做决定了。」

白宫关于加密资产挖矿的 OTSP 报告称,使用排放的甲烷进行比特币挖矿「更有可能帮助而不是阻碍美国政府实现气候目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政策负责人表示:「甲烷减排案例是迄今为止比特币在 ESG 方面最有说服力的论据。」

换句话说:准确的数据与模型可以保护比特币免受虚假信息的侵害,并表明比特币是一种良好的 ESG 投资。但是,甲烷减排可以巩固比特币作为世界上最好的 ESG 资产的地位。

为什么甲烷减排如此重要?

首先,根据联合国的说法,甲烷减排是「我们在未来 25 年减缓气候变化的最有力手段」。甲烷造成的气候变暖是二氧化碳的 84 倍,而且还在加速增长。然而,我们对此却束手无策。

到 2032 年,我们最大的甲烷储存库可能是垃圾填埋场。

然而,除非我们能找到有效减少甲烷排放的方法并从中获利,否则这种情况不会发生(这也是为什么它还没有发生的原因)。

如何减少垃圾填埋场产生的甲烷并从中获利?

在可能的情况下,你可以净化垃圾填埋场气体并将其输送给发电机进行发电,因为这样几乎可以完全消除甲烷。你正在将污染转化为资产。

问题是,许多垃圾填埋场无法将电力卖回电网。要么是电网升级成本太高,要么是在某些情况下政府政策不允许,譬如在墨西哥。

最近,我问从事垃圾填埋场发电已有 20 年之久的 Unicarbo 首席执行官 Nuno Barbosa:「全球有多少垃圾填埋场没有选择将电力售回给电网?」他预估有「50%」。

然后我向他提出了第二个问题:「如果这些垃圾填埋场现场就存在有电力需求的客户怎么办?」他回答说:「一切都将改变」。

垃圾填埋场气体发电现场客户的情况如何?

这类客户必须非常独特。首先,他们必须准备在偏远的垃圾填埋场开展业务。其次,他们的电力成本必须在其总运营支出中占有很高的比例,因此,仅仅为了获得廉价电力而在 GCCS(气体收集与控制系统)和发电机上投资数百万美元的额外资本支出才具有经济意义。

如果不是因为比特币挖矿,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客户群。

比特币矿工对在垃圾填埋场上挖矿的想法非常感兴趣。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有四家比特币矿企在做这件事,全球最大的上市比特币矿企 Marathon 最近也已加入。

比特币矿企和垃圾填埋场业主都希望实现这一目标。他们缺的只是在更大范围内实施这一想法的资金。这就是为什么我个人决定,我们的第三期气候技术基金将提供基础设施资金,以弥补这一差距。

除非我们让甲烷减排有利可图,否则地球所需的甲烷减排水平将无法实现。联合国认为,我们在气候方面的付出与努力还不够。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挖矿可以使全球 50% 的垃圾填埋场在甲烷减排中获利。

总结:

  • 甲烷减排是我们减少气候变化最有力的杠杆;

  • 比特币挖矿是唯一能够清除甲烷并从中获利的技术。

这对地球来说是好事,对比特币来说也是如此。原因如下:

甲烷减排与比特币——效益量化

每年,比特币矿工已经减少了整个比特币网络 6% 的排放量。这很罕见,比其他任何行业都高出 6%。这个比例非常高,大部分原因是因为 Crusoe Energy 利用油田燃烧的甲烷为 HPC 和比特币挖矿提供动力。

然而,还有一个更好的故事正在向我们招手。如果比特币在目前正在排放甲烷的四个中型垃圾填埋场上挖矿,那么比特币的减排量将几乎增加两倍。

换句话说,在其中四个中型垃圾填埋场进行比特币挖矿将减少 400 万吨二氧化碳当量。这比日内瓦的排放量还要多;比有史以来最大的直接空气捕获项目的减排量还要多 1000 倍。

利用现有技术可以在一年内实现这一目标。

如果比特币挖矿项目是在 35 个中型排放规模的垃圾填埋场上进行融资,那么比特币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没有抵消温室效应的情况下实现温室气体负排放的行业。

鉴于从来没有哪个行业能够在没有抵消温室效应的情况下实现过这一壮举,比特币也就值得被列为全球 ESG 投资委员会的投资标的。

温室气体负排放需要多少资金?

Crusoe energy 投资 5.05 亿美元实现了 4% 的减排目标。因此,仅仅扩大 Crusoe 的规模,就需要 121 亿美元。

然而,通过针对排放垃圾填埋场和比特币挖矿,由于排气所减少的排放量是燃烧的十倍,因此只需要 4.21 亿美元(投资,而不是成本)就可以使比特币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温室效应为负的产业。

浪费的人力成本

另一方面,量化更难,但同样重要。甲烷不仅影响全球环境,还影响人类。

据联合国统计,甲烷每年导致超过 100 万人过早死亡。这相当于去年死于自杀(70 多万)和死于煤气中毒(30 万)的人数总和。

海地的沼气垃圾填埋场是一个露天垃圾场。这里有 2000-3000 名拾荒者,他们大半生都在这里捡垃圾,然后转手卖掉,每天赚取大约 3 美元。这里被称为人间地狱。

这张照片是 Changlair Aristide,现年 41 岁,12 岁就开始捡垃圾。

无论男女,大家每天深夜也在捡垃圾。

这是 Changlier 的妻子 Violene。她的梦想是拥有一个「美好的家」,「一个下雨时我不需要撑起防水布的家」。

下图是拾荒者的居住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因吸入甲烷而患有呼吸道疾病和慢性头痛,被用过的注射器扎伤而引起感染。

由于他们的家就在垃圾填埋场旁边,孩子们也会不断地接触到甲烷。婴儿出生后更有可能患有先天性缺陷。垃圾填埋场的污染没有得到控制,因此渗入了他们的供水系统,他们用这些水来做饭、洗澡和饮用。

焚烧垃圾时产生的烟雾会释放出二噁英,拾荒者直接从烟雾中走过就会吸入二噁英。

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挖矿有一种超能力,它能把致命的甲烷变成改变社区的甲烷。甲烷减排项目可以让拾荒者通过使用适当的工具和防护服进行垃圾分类来赚取生活费。由于这些项目影响着整个社区的健康和经济福祉,项目产生的碳信用额可以换取更高的溢价,足以抵消这项工作的额外成本。

总结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重点讨论了比特币 21 项环境效益之一。我们还没有谈到电网去碳化的环境效益,也没有谈到一个没有法币体系助长的恶意投资的世界。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也只讨论了 ESG 的「E」部分。我们只提到了比特币的社会效益,因为它们涉及到比特币的一个环境用例。我们也没有讨论比特币的治理优势,Anita Posch 和其他评论员已经对此详加探讨。

总之,比特币值得所有人相信,包括全球 ESG 投资委员会。比特币可以合法地宣称自己是全球 ESG 资产中的佼佼者,其相关指标不止一个,而是 6 个,并有最新、最具代表性的数据集为其提供支持。

如果还有其他资产想争夺世界第一 ESG 资产的宝座,请提出你的主张并提供证据支持。在我看到的 200 种资产中,比特币无疑是第一。

参考文献:

1.Keynote in Lugano, Switzerland where I presented these findings. October 18, 2023.

2.BEEST model methodology and data

0
粉丝
0
获赞
600
精选
数据来源区块链,不构成投资建议!
网站只展示作者的精选文章
2022 Tagge. With ❤️ from Lambda